剑起星岚 第四十一章 往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书凡剑起星岚 第四十一章 往事
(读文学 cpptjnd35f.548xtd.com)    易离痕手是重了点,不过治洛凡书的伤是在尽心尽力的,早上起来,洛凡书依旧没有感受到身上有什么不适,脱下衣服检查了一下,除开几个伤得最终的地方已经结痂外,别的地方都恢复如初了。当然,要是身上没有味道就更好了,洛凡书现在闻着自己身上的喂自己都觉得难受。昨天晚上易离痕下了死手,他出了一身臭汗,再混合着药水自带的苦味,以及一晚上的发酵,洛凡书觉得现在的自己浑身萦绕着一个气场,生人勿进的那种。

    易离痕的衣服还是洗的比较干净的,洛凡书手上拿着,就像是拿自己的衣服一般,毕竟他的衣物也是交给易离痕来打理的。穿着破烂的星岚山弟子服,洛凡书开始往山下走去,他现在要争分夺秒,万一去晚了澡堂得排队,洛凡书觉得自己得在这个杂役弟子与记名弟子居住的小城里出名。

    好在易离痕叫他起床的时间是靠得住的,澡堂里面挤了点,还是有空余的位置。解决完最大的问题后,洛凡书一身轻松地走在大街上,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让洛凡书觉得很是不爽,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兔哥,怎么想怎么恶心。

    今日的丹青云调整好了状态,炼丹一气呵成,告别了丹青云后,洛凡书鼓足了勇气,还是回到了山崖处找易离痕。

    熟练地结果易离痕扔过来的长剑,洛凡书看着自己有些好笑,三天的训练下来,这柄长剑除了给他增添一些累赘外,并没有起到半点该有的作用。

    “还是昨天那样?”易离痕右手持剑负于身后,询问着,同时身体也在蓄积着力量。他发现,洛凡书在有意地避开他的攻击,这些都是洛凡书下意识的行为,或许连洛凡书自己都并不知晓。只是这样给易离痕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发现要准确并在收手的情况下击中洛凡书,着实是在为难他。为此,他不得已开始在摆出起手式的同时蓄势,他觉得反正洛凡书被自己打不出多严重的伤,不如放开点手脚。

    “换一处吧,我怕继续下去你真把我打出事。”还没开始打,洛凡书就觉得自己左边身子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特别是肋骨那一块,皮肉比较薄的地方,是易离痕特地关照过的。

    易离痕闻言将剑一甩,右手由反手变成了正握,接着将剑置于左边肋下,开始蓄势:“我尽量轻一点。”

    洛凡书刚想说,你能轻一点就见鬼了,耳中就听见一阵破空声,眼睛一扫,发现易离痕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冲来,同时原本收在肋下的那柄剑已经甩出来了一半,看来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这柄剑是刚刚好会打中自己。

    洛凡书连气都来不及吸,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易离痕是在下黑手,只是洛凡书依旧不能看破易离痕招式间的破绽,加上自己本身身体素质堪忧,还是硬挨了一下。

    “和昨天晚上比起来,没什么进步啊。”易离痕拉起倒在地上的洛凡书,在剑脊即将抽到洛凡书身上时,他还是没忍心抽下去,转而收了几分力道,将抽变成了推,洛凡书被易离痕蓄势攻来的一剑推了好几步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洛凡书只感觉自己胸口发闷,这一剑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只是因为剑身上附带的巨大力道而感到有些不适。

    “卸力的手段也不行,想要充面子没有选择顺势倒下打滚,结果底子不行导致面子也没有护住。”易离痕摇了摇头,他觉得洛凡书就算是学成了看破破绽,也需要跟着他再学习很长一阵子。洛凡书的武学基础就是学了半吊子的剑法,而且是只有这半吊子的剑法,甚至连怎么卸力这样的武学基础都不知晓。

    “睡了一觉那种感觉又强烈了几分,那种不和谐的感觉在你出手到一半的时候,和将要打到我的时候最为强烈。”洛凡书将气理顺后,和易离痕说道。

    易离痕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只是,你看的还不是足够真切,你还不知晓露出破绽的准确时机,以及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

    “再来。”洛凡书将长剑插在了地上,开始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易离痕身上,可惜的是洛凡书的灵觉还不够强大,不能依靠灵觉第一时间获取易离痕的动向。

    “怎么?拿着装装样子也不错啊,万一哪一次就有用了。”易离痕有些想笑。洛凡书手上的剑与他的相差不大,因此易离痕的处理方式也相差不大,剑尖被封在了一个不算大的木块中,洛凡书的剑没有插在土里多深,因而倒在了一边。

    “没有什么用,不拿也罢。”洛凡书将双腿分开,两手扶在膝盖上方一点,做好了随时躲闪的准备。

    “行吧。”易离痕说着,又蓄势开始准备起了下一次攻势。

    洛凡书在不找到他破绽的情况下,很难对他的攻势做出抵抗,易离痕非常清楚这一点,不说别的,光是速度上,洛凡书就只有不到一秒的反应时间,只有在这转瞬即逝的时间中找寻到破绽,洛凡书才有不大的机会躲掉易离痕出的剑。易离痕也在尽量将破绽出现的时间放在洛凡书的反应时间中,他期盼着洛凡书能早日发现。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易离痕将它划分到了武技这一类别中,只要学会了,后面的事情都会水到渠成,除非是出手的人境界足够高或是手段足够高明,都是可以看出破绽的。只是在易离痕认知中,他练成这一门武技后还没有过失手,即使是对上洛家的那名供奉,三阶的修炼者,他也同样看破了对方的招式。当然,看破了是一回事,能不能躲掉或是做出抵抗就不一定了。

    洛凡书停下了自己的修炼,他易离痕也差不了多少,除开早上易离痕去找丹青云炼丹和晚上没办法练的时间外,基本易离痕都没有进行对自己修为的提升。如此一来,他本身的 计划也被打乱了,原本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可以到达的一阶后期,因为这件事可能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了。

    这一切值得吗?易离痕这几天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不过没有经过任何犹豫,易离痕就选择了值这个结果。从根本上来说,这件事对他易离痕基本不存在什么好处,洛凡书在俗世的确有些本钱,不过这些本钱放到星岚山这样的修炼宗门中起不到多大的效果。因此洛凡书就资源上来说对于他的帮助有限。至于修炼,易离痕基本都没有多做考虑,他并不觉得洛凡书的修为有能追上他的那天。

    排除了这些东西以后,他帮助洛凡书的理由也就剩了一个,就是他与洛凡书的交情。这个交情有那么重要吗?易离痕想完了上一个问题后,易离痕又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真的有那么重要,在洛家的第一天,他没有吃上晚饭,只能自己去厨房偷拿一些吃的,不巧被厨子发现了。挨了顿打不说,还被罚第二天也不能吃饭,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只是易离痕都不认识,想来洛凡书应该混迹在人群中。大家都拿这件事当成笑话,只有洛凡书第二天乘着厨子睡午觉偷拿了一些饭菜出来给他吃。

    洛凡书这么做的理由是他也看那个厨子不顺眼,易离痕不知道是不是说辞。只是从那天之后,他就跟着洛凡书,他发现洛凡书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他偷厨房饭菜接济的不光是他,洛家半大的小子很多,难免有一两个犯错的,犯错之后上边给的惩罚也就是断了他们一顿两顿的饭,最多的也就是像易离痕那样断了一天。

    这个时候洛凡书一般都会出面帮忙搞点吃的,被捉拿住,厨子也只会屈服于洛凡书的身份而不说什么。当时易离痕并不知晓洛凡书是洛家旁支的大少爷,他只是觉得洛凡书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从那时起,他易离痕也就认了洛凡书这个朋友。

    之后呢?易离痕又想了一下,他依稀记得那天他与别人发生了争吵,还打了一架,洛凡书知道后二话不说就带着他去找人理论。理论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倒是洛凡书不高的背影深深印刻在了他的脑中。易离痕父亲死得早,他小时候只能跟母亲相依为命,虽然他居住的那个小村子待他们娘俩不错,但他还是感觉自己的童年缺了点什么东西,直到那天之后,他觉得自己不缺了。虽说小时候没有了老爹的陪伴,不过有洛凡书这样一个大哥,他还是觉得不错的,当然,要是洛凡书的年纪比他大一点就更好了。

    再后来呢?易离痕的思绪回到了不久前,他比洛凡书年纪大了几个月,那个时候他年满十四岁,按照俗世修炼家族的规矩,那个时候他将开始修炼,年龄小了点,会对他本身造成一些损伤,不过俗世的修炼家族都是这样的,洛家也不例外。那天的洛家与往常不一样,家族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紧张的气氛,而后他与很多人都被带到了一个人面前。

    与他同去的都是一些十四岁或是快到十四岁的孩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即将开始修炼,而在洛家修炼十分的困难,洛家府邸所在的地方是周围很大范围内灵气最浓郁的地区,不过也就是相对而言,易离痕做过比对,洛家那样的灵气浓度与星岚山任意一处地方都是无法比拟的。因此,在洛家修玄,光是周遭的灵气这一项就限制了很多东西。

    易离痕在洛家被那些武师已经考核了许多遍,对他的评价都是中游的资质,算不得好,也不会太差,在洛家潜心修炼个十年八载的,混个武师当当问题不会太大,只是想进一步就难上加难了。

    他们这些还没开始修玄的人被带到了一个年纪不算大的人身前, 这个人年纪不算大,易离痕估计最多就二十七八岁,不过洛扬对他很是恭敬。整个洛家的大堂中只有他一人坐着,就连家主洛扬都抱着手站在一旁。

    他们这些少年早就被洛扬排好了队伍,资质上乘的排在前面,不过这些人不算多,没过多长时间这些人就被检查了个遍,很快易离痕前面的人就都走的差不多了。轮到易离痕检查时,他只感觉一股暖流在他周身游了个遍,最后这股暖流从他头顶窜了出去。他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稀里糊涂的接受了检查后,他得到了十六岁前不允许修玄的规定。这项对于他的规定让他急了眼,十六岁时洛家会对所有修玄的后辈进行一次查验,修为没有到达一阶的,基本这辈子就不会成为洛家的修炼者了。

    他找过洛扬,洛扬告诉他,她以后不会是洛家的弟子,他长大后会去一个叫星岚山的地方,在那里追求玄道。他有些找不准方向,从小到大,他就立志成为洛家的武师,像他从小就不在身边的老爹那样。而现实却是,他基本不会待在洛家了,他会去一个叫星岚山的地方,他对于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少认知。

    好在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难受的人。洛凡书那晚喝了不少的酒,原因很简单,被洛阳叫去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他,这也算是变相地承认了洛扬对于他修玄是持反对态度。易离痕对于他将要去星岚山的事情选择了隐瞒,只是陪着洛凡书喝。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晚两人喝得酒是洛扬窖藏了好几十年的美酒,第二天他们两个就被洛扬叫人抓起来揍了一顿。

    那晚的洛凡书是他见过最惹人怜的洛凡书,眼神里的落寞与羡慕就算洛凡书已经尽力掩藏了还是被他这个木头看了出来。洛凡书看了他老久,最后笑了一下,说了句恭喜,那句恭喜中只有单纯的祝福。而后洛凡书就扔了一个还没开封的酒坛子过来,易离痕喝着酒,心里也暗自下了个决定,他决定罩洛凡书一辈子。读文学 cpptjnd35f.548xtd.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菲律宾沙龙国际登入,方便以后阅读书凡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书凡》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网站地图 彩票平台江苏快3 彩票平台五分彩 彩票平台重庆时时彩
申博sunbet官网138 申博138代理 申博太阳城会员 澳门太阳城娱乐官网
亚美婚恋网 tt娱乐平台 彩123江苏快3 新葡京棋牌游戏下载
彩票平台江苏快三 彩票平台斯洛伐克 彩票平台湖北快3 彩票平台二分彩
彩票平台上海时时乐 彩票平台彩种信息 彩票平台台湾28 彩票平台新加坡2分彩
1112989.COM 5555ib.com 33TGP.COM 699XTD.COM 44sbsg.com
999sbsg.com 678XTD.COM XSB234.COM XSB838.COM 206SUN.COM
314SUN.COM 8NBS.COM DC291.COM 1888DZ.COM S618B.COM
988ib.com 586sunbet.com 997sj.com 8TFS.COM 985ib.com